钱钟书围城开题报告

时间:2017-12-26 15:46:57 开题报告 我要投稿

钱钟书围城开题报告

  《围城》是钱钟书先生一生中唯一的一部长篇小说,堪称中国近、当代小说中的经典之作。下面小编为大家整理相关的开题报告,欢迎浏览!

  围城开题报告篇一

  课题题目:对钱钟书与《围城》的探究

  一.背景说明:

  当代社会,各种高科技产品的频频产生,学科的增多,人们的娱乐方式遂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对新科技的热棒,冷落传统文化,网络小说,漫画的极度盛行使各种无价的书籍遭到唾弃。学业的繁重,学生的无奈,家长的心愿。阅读优秀的文学作品不仅可以丰富课处知识,更能提高自身修养,也对社会的发展起着决定性的作用。

  二.课题的目的与意义:

  提高学生的课外阅读能力,了解近现代中国文学大师和其著作,丰富学生的文学知识使学生对名著产生一定的兴趣从而提高自身的道德修养。

  三.活动计划:

  ①通过网络方式或书籍资料查找本书的写作背景,作者的人生经历。

  ②了解本书内容,其所表达的含义。

  ③组员进取不同的人物发表看法并相互讨论。

  ④对本书进行深入研究并对部分小节进行阅读简述。

  四 预期成果:形成小论文

  五 表达形式:文字

  六 过程记录:①初步了解文学大师钱钟书与《围城》的基本内容。

  ② 通过多种方式查找本书的写作背景。

  ③对各种不同的人物发表不同的看法并分析其心理特征。

  ④最后,对论钱钟书《围城》的艺术特色进行探究.

  一.从《围城》浅析钱钟书的小说创作背景以及创作心理

  1.钱钟书的出生与创作背景

  钱钟书出生在一个书香世家,从小他就接受经史子集的熏陶,在青年时期,他便成为一个出色的旧体诗诗人,陈石遗(陈衍)先生评价其旧体诗“……文字淹雅,不屑朽然张架子,喜冶诗,有性情,有兴会……”,由此可见,无论在知识体系上还是在创作情怀上,钱钟书与中国文学传统有很深的亲缘,然而,他的才学知识不仅限于此,一九三三年清华大学毕业后,在上海光华大学教了两年英语,一九三五年考取英庚款到英国牛津留学,一九三七年得副博士(B.Litt)学位,然后与其妻杨绛到法国,入巴黎大学进修。

  他为《中国年鉴》(1944-1945)写的《中国文学》一文,他对中国小说的评论“中国讽刺作家只徘徊在表层,从未深入探察人性的根本颓败……”。1945年正是钱钟书小说创作的高峰期。他对中国小说作出这样锐利的批判,鲜明地透露出他自己的创作心理意向:弃那种温和的取笑,代之以对人性弱点和人性困境的探察,对文化人格作出极其深刻的心理审视和道德批判。从而呈现出与传统忧患意识常有的那种沉郁缠绵格调迥然不同的气质:觉醒和警悟。

  2.在<<围城>>中以人类学哲学为本体的现代忧患意识

  这种以人类学哲学为本体的现代忧患意识在钱种书身上表现以下方面:

  (1)对整个人类意义上的人性弱点和人性困境的揭示。

  柏格森曾说“再没有比虚荣心更浮又更深植的缺点了”。钱钟书的《围城》是扎在人性那颗鼓胀起勃的虚荣心上的一根刺,在《围城》里,虚荣满街在跑,如苍蝇灰尘,飞粘在每一个人身上,买假*凭的方鸿渐,伪造剧作家签名赠书的范小姐等等.又如三闾大学教授们谈起往日的荣光无不得意地长叹,汪处厚挂念在南京的房产,陆子潇说在抗战前有三个女人抢着嫁他,李梅亭在上海闸北“补筑”了一所洋房,方鸿渐也把沦陷区的故宅夸大了几倍,所以日本人能烧杀抢掠虚荣心里的空中楼阁的房子,乌托邦的产业和单相思的姻缘。无独有偶,当方鸿渐夫妇搬入新居时,妯娌俩联袂名为道喜,实为“侦查”时,都向孙柔嘉虚报当年的嫁妆,一个说家俱堆满了新房,一个说衣服多得穿不完。这里形成很有意味的对称结构,一是喝过洋墨水的大学教授,一是不通文墨的粗俗妇人,高雅与粗俗相距甚远,但在虚荣心上具有惊人的一致。

  我认为钱钟书是刻意设置这种对称结构,他要通过虚荣心这一普遍的人性弱点来描写来揭示人性的颓败,自然而然由男及女,由上层到下层,由有知到无知。所以读过《围城》的人都说,钱钟书是对人类虚荣心有高度兴趣的作家。他对人性弱质的高度兴趣促使他严肃地思考现代文明与人类颓败的关系;促使他深入体察辗转于现代文明重压下的人性困境。当我们对钱钟书的忧患意识大致作了勾勒之后,就会发现他对文化,人生,人性的文学思考是那么真挚和警拔,它再也不是那种有感伤色彩的哀怨掩抑,悲慨兴怀,而是一种以人类学哲学为本体的现代忧患意识。钱钟书的小说散文的色调以幽冷著称,情感浓度变化起伏不定,在遣怀,警世的不同文体选择中,他的小说散文中倒是少有传统忧患意识,更多的是深广的现代忧患意识。

  在中国现代文学史上,鲁迅和钱钟书在起点和终点上都鲜明地代表了中国传统忧患意识的现代心理转型。但是随着中国社会变革日趋激促和民族危难的日益深重,那种“穷年忧黎元,叹息肠内热”雄沉浑浩的忧患意识又以千汇万状之势扑卷而来,这是历史的必然,在民生如芥,民族忍辱的时代,“大雅”初寂未定,哀怨又起骚人。在此再也没有可能对人生人类做哲学思考了. 正如有学者所云:“充满苦难的中国社会,难以找出一间浮士德式的书斋,供知识者作哲学沉思了”。如果说鲁迅是一个坚强的斗士,荷戟于人生深处呐喊以醒世,那么钱钟书是一睿智之学者,执卷于人生边上欣然独笑以醒世。一个说是“把屠夫的凶残化为一笑”,一个说是媚俗卖笑。这是真正觉醒者的冷笑,冷峻和尖刻,挚热而深沉。

  (2)对整个人类文化的精神境遇有着深刻和真挚的关注。

  具体表现在两方面:首先是对整个人类内部(人己之间)的精神沟通的高度关注。钱钟书身上有一种极其强烈类的意识,这种“类”不是阶层的职业的乃至民族的“类”,而是取整个人类意义上的极大“类”。就以《围城》来说,在他的序言中这样说:“在这本书里,我想写现代中国某一部分社会,某一类人物。写这类人,我没有忘记他们是人类,只是人类,具有无毛两足动物的基本根性。……”钱钟书明确地说他最终的兴趣不在他自己归属的知识阶层这一小类,也不在于中国的族类,而是整个两足无毛,圆颅方趾的人类。钱钟书执著地追求一种类性相通的精神境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