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态女性主义与生态文明理念研究

时间:2018-03-13 政治毕业论文 我要投稿

  生态女性主义(Eco-feminism)是当代西方由环境运动与女性运动相结合的产物,它诞生于20世纪70年代末、80年代初的各种社会运动之中。下面是小编搜集整理的生态女性主义与生态文明理念研究的论文范文,欢迎大家阅读参考。

  〔摘要〕生态女性主义追求的是全体性的、多样性的以及可以调和共生的生态文明理念,并且以为人类对自然的压榨在某种水平上相似于男权社会中男性关于女性的压榨,在这个根底上,应该将女性和自然结合起来,探求女性与自然之间的关系以及人与自然之间的关系,这样才干从基本上处理生态文明所蒙受到的危害以及对女性的束缚有着积极地推进作用。

  〔关键词〕生态女性主义;女性与自然;生态文明建立

  爱丽丝门罗是著名的加拿大女作家,她的写作作风很复杂,不加任何的修饰。在她的作品中,她描画了人们平淡而真实的生活相貌,也表达了真诚而深入的觉得。门罗的作风是共同的,她有着很激烈的生态认识,并且总是在不时追随着人类在自然生态零碎中的作用以及关于人类和自然之间的关系。

  一、生态女性主义的发生

  生态女性主义是在上世纪70年代十分盛行的一种趋向,是由法国学者弗兰克斯在1974年提出的,经过在她的书中对女性的描绘,结合女性主义思想和生态思想,指出了女性与自然之间的联络。贯串全书的次要思想是:女性在自然界的位置和在父权社会中的位置是类似的、人与女人之间、人与世界之间是应该调和共存的。生态女性主义曾经开展成爲一种新的生态实际,它在全球范围内惹起了继续的关注。依据生态女性主义的定义,人们可以看到他们在自然中的反映。生态女性主义者支持女性与自然之间的联络,也就是说一切的自然物具有女性特质如安静、沉寂、柔软、温顺、战争等。女性是原始的、主动的、情感的和奥秘的。比方说榆树是恬静的,枫树是敌对的,橡树是王道的。这一刻,在与自然的调和中,女性怅然的承受着大自然的恩赐,酷爱大自然,并且享用它。一切自然的东西,包括地球都具有“女性化”的特点。此外,女性的性情和情感往往与地球一同开展。作爲报答,地球作爲生活的根底和最终的目的地。女权主义者以为,妇女束缚是一种新的生活空间,这是一个女人展现本人的内心世界的平台,如情感、野心、梦想等等。在这个空间里,女功能够代表本人的真实自我,它与父权社会中的抽象有着分明的区别。人们称门罗是一个伟大的古代短篇小说巨匠,门罗的写作是复杂的,不加修饰。她描画了人们平淡而真实的生活相貌,也表达了真诚而深入的觉得。门罗的作风是共同的,她有生态认识。她总是在寻觅她心中最好的家,人类在自然生态零碎中的作用、关于人类与自然之间的关系,最复杂的言语通知她。有些评论家以为门罗的小说在阅读时会有恐惧感和压榨感,但现实上这并不是由门罗发明的艺术作风,这种压制很多时分是真实的恐惧关系的再现。在这种压制和恐惧气氛下凸显出的兽的善恶、对错、愿望、牺牲,都深化到每一个读者的心灵,读者除了震惊,更多的是考虑和反思。国际学者由于缺乏相关的翻译以及爱国外对门罗研讨的滞后的影响,对门罗的生态女性主义解读纵向来看往往集中在多数几个作品,并没有深化、零碎的研讨,只是作爲复杂的剖析研讨资料。女性与自然之间有着牢不可破的互连。现实上,自然界中的一切元素都是女性化的,与女性有着共同的命运。另一方面,在《荨麻》中,门罗对女主人公给出了一个详细的、详细的描绘的性质和特点,生活的女配角充溢了阳光。她描写了女主人公独立刚强的女性抽象。随着生态女性主义的开展,这些女性人物出现出一系列生态女性主义的思想,她们也有共同的外观和特性,她们可以深入的了解以及在沟通中受害很多。女性在许多方面与自然结合,如风、花、水等。在这部小说中最吸引我们留意的是他们的房子,意味着空间。这些房子可以被视爲一团体与自然融爲一体的共同的美丽景色。经过描画的房子,很分明,女性将房子看作是一个战争和充溢爱的家。作爲报答,房子充任了一个女人的维护者和抚慰者。

  二、女性与自然之间的关系

  女性与自然的别离。生态女性主义以为,女性与自然的内在同一性关系不只表现在女性与自然的调和交融中,也表如今女性与自然中的“二元统一”。与迈克在一同的女配角渡过了牵肠挂肚的童年,但是高兴的工夫很短。迈克不辞而别,让女主人公的一切生活变得毫有意义,而且对女主人公的世界观发生了宏大的影响。它形成了女主人公的充实、无助、绝望和困惑。在她的心中,她有一个模糊的成绩,即女性在社会和家庭中的主动位置。她在心里似乎蒙受到泥石流般激烈的腐蚀,她的哭泣中充溢了无助,而独一短少的是已经和迈克在一同的生活。随着工夫的开展,女主人公在传统女性身份成绩上变得愈加明晰无力。而且她的冤家最终作出了退让,并前往到协助丈夫和孩子的家庭主妇生活教学。这似乎也注定了她们之间的友谊将会在将来逐步消逝。大自然给了女配角一个幸福的童年,并且她也开端追求新的生活。没有虚假,没有得到自我,她充溢了对传统女性身份的“叛逆”和“推翻”。社会对乖僻的女人充溢了敌意:她住在多伦多的一个旧砖屋的街道上,一切的一切都使她感到孤立,她觉得很难顺应,她的丈夫和女儿的责任使她愈加苦楚和恐惧。社会不能容忍极端的女性主义者丢弃家庭的思想,有共同梦想的冤家和分享一切的冤家以为她是一个“特殊的圈子”里的社会,不容易被人承受。女主人地下车带着冤家在乡间的路途上,看到崎岖的丘陵和明澈的小溪,无拘无束的奶牛,关于这些熟习的童年美丽的田园风景如今则成爲了眼中单调的风光,等到了过来生活的乡村,恰恰抓住她眼睛的是阳台上的漂亮的疤痕。可以看出在女主人公的眼睛里,自然是伤痕累累,都是没有生命的。女性与自然的重生。故事回到1979年夏天的开端,女主人公阅历了一个漫长的等候,当故事停留在这里,他们也等待在彼此的心埋在彼此的浪漫感情,可以在许多年后再次发芽。在这一时期,男女主人公的生活阅历了暴风雨的洗礼,在他们终身中最困难的时分,女主人公认识到女性的生活形态和对女性的歧视,坚决追求自在、对等的重生活,但她却不被事先的加拿大传统父权社会所承受。由于男主人公倒车不慎碾过本人的儿子,一直无法解脱自责和内疚,男主人公与女主人公唯有紧紧的抓住彼此。两团体去了高尔夫球场,躲在体育场旁边的灌木丛里,她们的身体被荨麻这样的动物所刺到。在大自然暴虐的那一刻,传统的爱情,以及婚姻的背叛形态使她的生活迷失方向。小说的开头,女主人公阅历了对爱情、绝望、回绝、愿望的盼望,最初失掉了女性与男人、人与自然之间的关系的启示。她暂时的遗忘了对家庭的责任并决议从剧烈的抵触中束缚出来,将这美丽的情感永远地封在心中,而不是一味追求复杂、调和、对等、自在的重生活。《荨麻》这部小说从生态女性主义的角度来确定女性与自然之间的互相关系,指出女性与自然的关系是一种意味性的、经历性的。从意味意义来看,这部小说也是女性化的性质,包括女性化的土地、房屋和其他元素。在小说中,女性将本人的命运与男人联络起来,并被男人所支配。总有一天,她最终会做她想做的,并说她想说的话。即便他人不赞成,她也不会在乎。但面对女儿不了解丈夫的苦楚,女主人公也将坚决回绝回到以前的生活。她置信选择另一条路途对她如今的生活是必不可少的,这让她觉得生活真的改动了,并且这些阅历培育了她的坚韧和百折不挠的肉体,这也是值得古代女性学习的。

  三、对生态文明建立的启示

  生态文明在当今世界来说,是人类文明开展中的又一个簇新的阶段,也就是在工业文明之后的一个新时期,呈现的一种新的文明形状。生态文明要求人类遵照人和人之间、人和自然之间以及人和社会之间调和开展的客观规律,并且强调这一客观规律是人类物质与肉体效果的总和。生态文明是人和人之间、人和自然之间以及人和社会之间调和相处、共同开展、不时循环的一种社会形态。从人与自然调和的角度来看,以及吸收十八大效果当前,生态文明的定义应该是这样的:生态文明是人类爲维护和建立美妙生态环境而获得的物质效果、肉体效果和制度效果的总和,是贯串于经济建立、政治建立、文明建立、社会建立全进程和各方面的零碎工程,反映了一个社会的文明提高形态。其生态文明建立评价目标体系分生态经济、生态环境、生态文明和生态制度四个方面。假如加拿大作家有传统意义上的生态使命感,那麼门罗是最让人诧异的一个。她不会在作品里哭,但它是最令人震惊的一个。在她的作品中,她常常描写的是充溢贪贪心和愿望的人,同时也议论到美丽的家园应该如何维护人类,人类在整个生态零碎中是如何发扬作用的成绩,具有很强的生态认识门罗艺术的弱小缘自她的挖苦性极强的描写,它会显示出人与自然的关系,并表现出人类之间的变化关系,以及在堕入混乱之后的一系列反映。总之,在这部小说中,经过运用少量的景物描写,突出女性和自然之间的关系,展示出大自然在爲女性不时提供着动力,提醒了父权制下的女性与自然互相存在形态。而且小说中的女主人公自尊、自强以及自我独立的性情与自然严密联络在一同,也突出反映了对生态社会调和开展的激烈愿望。

  [参考文献]

  [1]吴琳.生态女性主义在中国的承受和传达述评[J].世界文学评论,2011(1).

  [2]纪艳彬.生态女性视阈下的可继续开展.[J].北京化工大学学报(社会迷信版),2008(3).

  [3]葛悦华.关于生态文明及生态文明建立研讨综述[J].实际与古代化,2008(4).

  [4]潘岳.社会主义生态文明[J].绿叶,2007(9).

  [5]郑湘萍.生态女性主义视野中的女性与自然[J].华南师范大学学报(社会迷信版),2005(6).

  [6]赵媛媛,王子彦.生态女性主义思想述评[J].迷信技术与辩证法,2004(5).

  [7]余维海.生态女性主义及其对我国生态文明建立的启示[J].生态,2011(21).

  [8]姜延博.柯亨的社会主义对等实际研讨[M]北京:中国书籍出版社,2015.

  [9]陈秋华.阿特伍德小说的生态主义解读:表现、缘由和出路[J].本国文学研讨,2004(2).

生态女性主义与生态文明理念研究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