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探生涯规划视角下的大学生生命教育论文

时间:2018-08-15 生命毕业论文 我要投稿

  摘要:引导大学生建立积极生命价值观的大学生生命教育是当代重要的教育主题,本文从职业生涯的角度出发,从教育目标、教育内容和教育方法几个层面探究了大学生命教育与职业生涯规划教育的交融与同一。旨在整合现有的教育资源来践行丰富的大学生生命教育领域。

  关键词:生命价值;生命意义;大学生生命教育;大学生生涯规划教育

  “我是一个希望生存的生命,存在于一个希望生存的大生命体中……——副生命景象,传达所有生的信息,生机不断涌现,有如来自永恒之泉。”

  ——史怀哲

  大学(University),无论是最早出现在欧洲的大学校(studia generalia),还是中世纪文艺复兴时期逐渐演变成的行会式大学(Universitates),抑或是从近代大学经过不断锻造成为现代意义上的大学,大学都在为实现一个目标而努力,即人的自我价值的全面实现。张楚廷教授说:“高等教育是(人的)生命的最强旺的表现。”

  17世纪的科技革命把人类教育推到了以科学为信仰的全新时代,然而,我们发现,恰恰是这种理性教育的偏执性确立逐渐遮蔽了教师与学生的精神价值与生存意义,时至今天,大学校园里弥散着功利主义与无序的生活气息,大学教育早已暴露出“知识与生命根本脱节,理论与实践严重分离,产生了许多无思想的生命和无生命的思想”的严重症结。有人说,功利主义的教育只教学生如何活下去,却不与学生一起探讨生命的意义和目的,使得教育脱离了生命的本原。其结果是,学生对自己的未来没有想法或充满困惑。惶惶然的大学生活不仅让他们的思想和心理倍受冲击,同时对他们的生命健康也有极坏的影响,甚至导致更为严重的问题,如校园暴力、离家出走、网络沉迷、甚至到性泛滥和自杀现象等。

  当下的困顿不断在提醒我们:关注大学生对生命意义的追寻,引导大学生建立积极生命价值观的教育思考必须成为当代重要的教育主题。

  早在蔡元培时代,众多教育家都主张通过自由个性的教育,让学生“能发展自己的能力,完成他的人格,于人类文化上能尽一分子的责任”。上个世纪90年代,叶澜首发,以一篇《让课堂焕发生命的活力》指出了传统教学的最根本缺陷。之后又提出必须把“生命作为教育的基础”,阐述了生命对教育的基础性价值。对全新的“生命教育”的呼声带动了更广泛而深刻的思索,南京师范大学冯建军撰写著作《生命与教育》,比较系统地探讨了生命教育的时代背景、思想流派和构架性的教育设想。

  目前,“几乎一致认为,我国高校还没有将生命教育作为学校教育的一个组成部分纳入整个教育计划中,对大学生缺乏系统、有效的生命教育”,但不妨碍我们正确领悟生命教育的基本宗旨。从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国际21世纪教育委员会的提法,我们不难总结,人的全面发展是身心统合的和谐性发展,人的全面发展呼唤生命教育的发展。生命教育是一个非常广阔而又丰富的终极命题,对于每个人的一生来说,我们都在寻求生命存在的价值与意义。大学生生命教育的目的,应该是培养学生用珍惜与尊重的态度来热爱生命,增强应对生命发展的信心,用积极的生命观来完善自己的人格,最终实现属于每个人的生命圆满。大学生的生命教育是高校教育中无可懈怠的最后一道堡垒。

  从21世纪初始,随着“大学生生命教育”意识在我国教育领域的逐渐觉醒,我国教育部门就开始制定一系列的政策,高校也积极地用各色各样的教育活动来丰富“生命教育”的视角,如注重学生人格与意志培养的大学生心理健康教育、注重传授具体知识的大学生安全保卫教育和艾滋病防治教育等。

  值得关注的是,在“生命教育”这个百花讲坛中,近年兴起的大学生生涯规划教育理应成为一只独秀,教育部认为在高校应该把大学生生涯规划教育:“作为职业发展与就业指导课程建设是高校人才培养工作和毕业生就业工作的重要组成部分”并且提倡所有普通高校立足于此,开设相关的职业发展指导课程,贯穿学生从入学到毕业的整个培养过程。

  简单的说,大学生生涯规划教育涵盖了自我探索,工作世界探索、生涯决策与生涯行动等与个人生涯发展息息相关的重要话题,它帮助学生发现自己,欣赏自己;它陪伴学生积极面对人生意义的追寻;它唤醒学生成就人生的目标意识和规划意识;它陪伴学生发挥潜能,达成最佳的生涯发展与充分的自我实现。

  大学生生涯规划教育阐述看待自己、他人和人生的态度,透过“生涯与发展”的角度营造了一个与生命教育平行的存在。为了让大学生生命教育更贴近学生的学习与生活,本文试图探究这两种教育在教育目标、教育内容和教育手法上的相辅相成与相互促进,以此绽放相辉交映的良好教育效果。

  一、彼此关照的教育目标

  首先,大学生的生涯规划教育与生命教育在教育目标上是互为补充,彼此关照的。生涯规划教育的核心目标是提高大学生个体的生涯发展能力,即增进个体生涯规划的意识与能力。生命教育的目标是提高大学生个体的生命自觉意识与能力。正如吴增强先生所说,“生命教育是帮助学生认识生命、珍惜生命、敬畏生命、欣赏生命、提高生存技能和生命质量的一种教育活动”。实际上,一方面,个体生涯规划的意识与能力直接决定了其生命自觉意识的成熟度和能力水平的高低;另一方面,个体的生涯规划意识与能力可以直接体现在生命自觉意识与能力问题上。

  正如我们每个人最大的幸福,是能以自己选择的方式生活。好的生涯规划教育好像为我们的人生加了一个锚,无论风雨来自何方,人生之船都呈现出喜悦、智慧和充满创造力,这样的生命是充满希望和意义的。因此,培养生涯规划意识与能力为目标的生涯规划教育完全可以促进生命教育目标的实现。此外,我们还注意到生命教育的价值导向可以决定职业生涯规划教育的境界与层次。换一句话说,如果我们能够引导学生建立积极的生命价值观并以此来追寻生命意义,那么个体就会用积极的人生规划来推动和鼓舞自我走向光明的人生。

  二、相互体现的教育内容

  其次,大学生的生涯规划教育与生命教育在教育内容上也是相互交融的。我们知道,大学生职业生涯规划教育不是简单地等同于帮助学生如何找工作,或者仅仅与工作有关。舒伯的生涯理论为我们勾画了立体化的生命空间与生命历程:持家者、公民、休闲者、学生、子女、配偶、退休者等的角色和工作者都是个体自我概念的具体体现。那么,大学生生涯规划教育是帮助学生个体逐渐理清生命的价值与意义,并付诸行动。具体而言,系统的生涯规划应当包括生涯觉知、认识自我,认识外部世界、生涯决策、生涯行动和评估六个步骤,每个步骤环环相扣,动态循环。

  对于大学生生命教育来说,它“致力于帮助学生建立在生命历程中的三种和谐关系:生命与自我、生命与社会、生命与自然……因此我们应该从生理、心理和道德伦理层面来确立生命教育的内容和主题……第一,生命安全和健康;第二,生命成长;第三,生命情感与态度;第四,生命价值与意义。”与生涯规划的教育内容相比,生命教育有独立的教育内容。但在本质上两者是相互融合、相互促进的。具体来说,两者都是为了促进个体的生命成长为核心内容,生命教育中最能直接体现生命价值与意义实现的内容。因此,生命教育必然成为生涯规划教育的铺垫与辅助,也必然在其中得到深入的展现与扩充。

  三、相互借鉴的教育手法

  最后,大学生的生涯规划教育和生命教育可以实现在教育方法上的相互交融。我们知道生命教育强调个体对生命意义的感悟和对人生意义的反思。因此在教育手法上多采用体验、讨论与分享等较为活泼的教学方式,比如主题班会,观影感、主题征文或志愿者活动等。而生涯规划教育是系统的生涯辅导,我们很多情况下会采取量化、科学等相对严谨的手法,如量表、统计数据等。

  由于二者在教育目标和教育内容上有本质的同一性,因此,二者在教育手法上完全可以互相借鉴。

  吴增强先生曾说,“生命教育不要另起炉灶,而要在现在工作基础上系统地、有机地整合”。大学生生涯规划教育和大学生生命教育,二者同样关注学生的生活世界和心灵世界,都是对传统教育的突破,都十分重视学生个体并关注生命与生活的意义。我们相信,透过大学生生涯规划课堂,丰富有生命化的教育主题可以完全得以塑造。

  参考文献

  [1]弗兰克·戈布尔著.吕明,陈红雯译.第三思潮:马斯洛心理学[M].上海译文出版社,1987:76.

  [2][英]威廉·博伊德, 埃德蒙·金.任宝祥,吴元训译.西方教育史[M].北京人民教育出版社,1985:136.

  [3]张楚廷.高等教育哲学[M].长沙:湖南教育出版社,2004:27.

初探生涯规划视角下的大学生生命教育论文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