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弈论视角下的旅游景区环境保护分析

  博弈论是研究个体的预测行为和实际行为和它们的优化策略的方法论,以下是小编搜集整理的一篇关于旅游景区环境保护博弈模型探究的论文范文,供大家阅读参考。

  1.引言

  环境保护是人类为解决现实的或潜在的环境问题,协调人类与环境的关系,保障社会与经济的可持续发展而采取的一系列措施。改革开放以来,我国旅游业发展迅速,旅游业已成为国民经济的重要产业构成,成为区域经济新的增长点。与旅游高速发展相对应的是一些地方政府和旅游经营者往往为了经济效益的提升而忽视了旅游景区环境的保护,使得景区资源质量下降,反过来破坏了景区的整体形象。旅游业的发展对环境的要求也很高,尤其是观光旅游和生态旅游。造成旅游景区环境破坏的原因是多方面的的,但是人为地原因是不可忽视的。随着社会经济和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有外出旅游需求的人越来越多,同时人们对景区环境也会有所要求。在新的旅游热潮的情况之下,加强旅游景区的环境保护才能更好的促进当地旅游业的发展。

  2.旅游景区环境保护的博弈模型

  2.1一次博弈模型的建立

  博弈论是研究个体的预测行为和实际行为和它们的优化策略的方法论。在这类行为中,参加斗争或竟争的各方各自具有不同的目标或利益,为了达到各自的目标和利益,各方必须考虑对手的各种可能的行动方案,并力图选取对自己最为有利或最为合理的方案。根据研究的问题是旅游景区的环境保护,我们可以抽象出此模型中四个主要因素构成:一、博弈的参与人或者局中人是旅游者A和旅游企业B。二、旅游者A有旅游和不旅游的选择,旅游企业B有保护环境和不保护环境的选择。三、在现实情况下我们可以知道旅游者选择旅游或者不旅游与旅游企业选择保护抑或不保护环境是同时进行的,她们并没有先后之分。四、博弈方的得益是指博弈方从自己选择的方案中所获得的收益。游客旅游的收益可以看做内心的满足感,把这一效用数值看做游客的收益S,同时游客旅游也需支付相应的成本C(包括住宿、交通、餐饮等);旅游企业的收益M可以看做其获得的门票收入以及其他可以量化的收益,旅游企业选择治理环境也需支付相应的成本Q。同时博弈中的各方都是理性的参与方,旅游者追求自身效用的最大化,旅游企业追求经济效益的最大化。旅游景区环境保护的一次博弈模型如下图(图1)所示:

  如果我们把旅游者进入景区旅游和旅游企业进行环境保护看做一次博弈的过程,将旅游看做是一次性的消费行为,那么在旅游企业和旅游者之间就只进行一次博弈,单个旅游者A对环境的影响很小,所以在此模型中对此忽略不计。在图1中,我们可以看出旅游者旅游的时候,旅游企业保护环境的收益是M-Q,不保护环境的收益是M,显然M-Q〈M,所以旅游企业会选择不保护环境的策略.当旅游者不旅游的时候,旅游企业选择保护环境的收益为-Q,不保护环境的收益为0,显然0〉-Q,因此,旅游企业依然会选择不保护环境。旅游企业的占优策略是无论旅游者选择旅游还是不旅游都选择不治理环境。从旅游者的角度来说,当旅游者获得的效用S〉成本C的时候,旅游企业保护环境的时候,旅游者会选择旅游这一策略;旅游企业不保护环境的时候,旅游者同样会选择旅游。所以这时存在占优策略均衡,即:旅游者旅游,旅游企业不治理环境。当旅游者获得收益S〈成本C的时候,旅游企业无论选择保护环境或是不保护环境,旅游者都会选择不旅游。这时候的占优策略是:旅游者不旅游,旅游企业不治理环境。

  在一次博弈模型中,我们可以看出无论旅游者选择旅游或是不旅游的策略,旅游企业都会选择不治理环境,这与现实中旅游企业不愿意选择保护环境是一致的,短期的旅游活动中旅游景区的环境破坏问题可以从以上得到部分解释。

  2.2无限次重复博弈模型的建立

  重复博弈是动态博弈的一种特殊情况,一个结构相同的博弈被重复多次就是重复博弈。旅游者游览一个景区多次就可以看做是重复博弈的一个模型。在短期来看,旅游者游览一次景区对环境的影响很小,但是长期来看情况就不一样了,长期的旅游活动对旅游景区环境影响是存在的,最后反过来还会影响到参与者的得益情况。在无限次重复博弈模型中,我们引入两个变量Y、N。当环境质量下降时,旅游者内心的满足感下降,其效用也随之下降Y。同时,旅游者的效用下降,旅游者的人数下降,旅游景区的门票等收益也随之下降N。旅游景区的无限次重复博弈模型如下图2所示:

  从图2中,我们可以看出,旅游者选择旅游时,旅游企业选择保护环境的收益为M-Q,不保护环境的收益为M-N,当治理环境的成本Q〈旅游景区的下降的收益N时,M-Q>M-N,旅游企业会选择保护环境的策略;反之,当治理环境的成本Q>旅游景区下降的收益N,旅游企业会选择不保护环境。旅游者选择不旅游的时候,旅游企业会选择不保护环境。

  旅游企业选择保护环境的时候,旅游者策略的选择取决于旅游者获得的效用S与相应的成本C之间的大小关系。当S>C时,旅游者会选择旅游,当S〈C时,旅游者会认为不值得来此旅游,所以会选择不旅游。当旅游企业选择不保护环境的时候,旅游者策略的选择取决于剩余的收益S-Y与相应的成本C的大小,当S-Y>C时,旅游者会选择来此旅游,当S-Y〈C时,旅游者会选择不来此旅游。

  综上所述,当S〈C时,此时有唯一的纳什均衡(0,0),即旅游者不去旅游,旅游企业不保护环境。因为当旅游者获得的效用S比其付出的相应的成本C低的时候,旅游者会觉得此次旅游不划算,故不来此旅游,当旅游者决定不旅游的时候,旅游企业保护环境的收益-Q〈不保护环境的收益0,所以旅游企业自然会选择不保护环境。在这种情况之下,要改善这种状况,就是要提高旅游景区的吸引力和服务能力,使旅游者能得到的效用水平大于其支付的相应成本。   当S-Y>C,同时Q〈N时,此时存在唯一的纳什均衡(S-C,M-Q),即旅游者去旅游,旅游企业保护环境。当旅游者的剩余收益大于其支付的相应成本时,旅游者的最优策略就是来此景点旅游,同时在旅游者选择旅游的情况之下,环境保护的成本Q小于由于人数下降带来的降低的收益N,M-Q〈M-N所以旅游企业会选择保护环境。在这种情况下达到了帕累托最优,在充分利用景点资源的情况之下也达到了环境保护的目的,从而实现了可持续发展。

  当S-Y>C,同时Q>N时,此时存在唯一的纳什均衡(S-C-Y,M-N),即旅游者去旅游,旅游企业不保护环境。当旅游者的剩余收益大于其支付的相应成本时,旅游者的最优策略就是来此景点旅游,同时在旅游者选择旅游的情况之下,环境保护的成本Q大于由于人数下降带来的降低的收益N,M-Q〈M-N所以旅游企业会选择不保护环境。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可以知道旅游者旅游次数的增加必然导致环境的破坏,而旅游企业不会选择保护环境,长此以往,旅游者所获得的满足感S会不断降低,而其成本是不变的,条件就不能完全满足。所以此种纳什均衡在重复博弈模型中是不可能存在的。

  当S-Y〈C时,同时Q>N时,此时有唯一的纳什均衡(0,0),即旅游者不旅游,旅游企业不保护环境。环境保护的成本Q大于由于人数下降带来的降低的收益N,M-Q〈M-N所以旅游企业会选择不保护环境。而当旅游企业选择不保护环境的时候,旅游者的剩余收益小于其成本,所以旅游者会选择不旅游。当然在此种情况下存在S>C,M>Q,此时相比较而言(0,0)并不是最优的策略组合,而应该是(S-C,M-Q),这是一种理想的情况。

  当S-Y〈C时,同时Q〈N时,此时存在两个纳什均衡,分别是(S-C,M-Q),(0,0)。即旅游者旅游,旅游企业保护环境或者旅游者不旅游,旅游企业不治理环境。这两个纳什均衡均有可能会发生,但是两种均衡方式下的效率却不一样,显然第一种情况下,旅游者旅游,旅游企业保护环境,可以充分利用旅游资源,促进旅游业的可持续发展,到底选择哪种均衡,关键在于参与各方的优先选择策略。所以旅游企业若选择保护环境,或者旅游者选择旅游,那么最后的均衡就会是达到帕累托最优,相反的,若旅游企业选择不保护环境或者旅游者选择不旅游,那么就会形成(0,0)的均衡。

  3.博弈论视角下的旅游景区环境保护的结论与讨论

  在一次性博弈模型中,我们得出无论旅游者选择旅游还是不旅游的策略,旅游企业都会选择不保护环境。出现这一问题的原因在于旅游企业进行环境保护需要支付相应的成本,而且有时候成本还相当高昂,另一方面旅游企业不保护环境并没有什么损失,基于此在短期的博弈过程中,要改善这种情况,就要施加外力,制约旅游企业的不环保行为,增加其不保护环境的成本。例如政府可以采取控制型规则,包括高频、全面的检查、罚款相结合的政策。

  在无限次重复博弈模型中,我们对于不同的情况可以采取不同的策略加以应对。当S-Y>C,同时Q〈N时,此时存在唯一的纳什均衡(S-C,M-Q),即旅游者去旅游,旅游企业保护环境。这种情况是我们所追求的发展状况,我们就要提高旅游者的境界,在景区环境遭受破坏的情况之下,相应地减少对游览满足感从而减少旅游的次数,最终减少旅游的人数,反过来激励旅游企业自觉地负起保护环境的责任起来。当S-Y〈C时,同时Q>N时或者S〈C时,此时有唯一的纳什均衡(0,0),即旅游者不旅游,旅游企业不保护环境。在这种情况之下,提高景区的服务管理水平,增强旅游者的满足感,同时适当降低门票等价格,能改变这一均衡水平,从而最终达到帕累托最有水平。当S-Y〈C时,同时Q〈N时,此时存在两个纳什均衡,分别是(S-C,M-Q),(0,0)。要想达到(S-C,M-Q),就要旅游企业优先选择保护环境或者旅游者选择旅游,而旅游企业是以盈利为目的的,那么可以从两方面来达到:首先,可以降低旅游企业的保护环境的成本,增加政府的补贴,使旅游企业有动力去保护环境;其次,塑造景区的整体良好形象,同时提高景区的服务水平,让旅游者的效用S得到极大提升,从而达到“口碑”宣传的目的。

  环境保护是一个跨学科复杂的社会问题,需要各方面协调通力合作才能取得较好效果,文中仅仅是利用了模型分析了旅游者和旅游企业的博弈关系,并未全面考虑到各方利益的相互博弈过程,所以所得出的结论有一定的局限性。同时分析的基础是在一系列假设的情况之下,与现实情况也会有所偏差。本文提出的一些对策建议有一定的参考价值,但是许多方面仍然需要进一步改善。

博弈论视角下的旅游景区环境保护分析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