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析信息技术对历史学的影响

时间:2018-01-26 历史学毕业论文 我要投稿

  古籍作为重要的史料资源,其录入是史学工作者面临的一大难题,下面是小编搜集整理的一篇探究信息技术对历史学影响的论文范文,欢迎阅读查看。

  摘要:计算机科学技术的普及与发展已对历史学产生了不可忽视的影响,本文就其对史料的数字化问题提出了初步的探讨。主要叙述了网络普及对历史学的影响及解决史料数字化问题的最基本方案。

  关键词:史料 数字化 网络

  历史学是一门不能创造直接经济价值的边缘学科,但是却是一门非常重要的学科,我们每一个人都不能与历史脱离关系,因为历史就是由我们创造。计算机科学与技术是现今发展速度较快的学科之一,当计算机与古老的历史学结合起来会发生什么呢?

  一、网络史学的兴起

  网络史学是历史学科在信息时代的一种新的存在形式。它是以电子形式存在,以网络作为学科承载和传播手段的一门新兴的史学边缘交叉学科。由于其独特的研究与交流方式,使其有别于传统的纸质史学。正是由于网络史学的存在方式不是不是以纸质史学形式而是以电子史学形式,才是使它之所以能够从历史学科的母体中分离出来并作为一门独立的历史分支学科的理由之所在,即网络史学实为传统纸质史学在电子时代的一种延伸。[1]

  二、历史学网站的兴起

  博物馆、高校、科研机构等也纷纷建立起了自己的网站,为研究信息的及时发布做出了重要贡献。也为实现教育资源共享提供了平台。在中国历史的研究上,日本是除中国之外最重要的地方,部分原因是由于中国和日本有着悠久的历史渊源。由日本学者开发和建设的一些研究中国历史的网站具有很强的专业性,其内容既有关于某个特定朝代的研究,也有就某个社团组织就某个历史问题所进行的研讨。例如研究“三国”历史的站点又有47个之多,在私的中国史调查会网站,管理员设立了一个投票处,日本民众可以为他们喜爱的中国历史人物投票,1996-2002年间,一共有502位历史人物榜上有名,最终关羽、曹操两位人物居得票数榜首。从这个例子中,不仅可以看出日本人对中国历史的强烈兴趣,也从侧面反映了网络的力量。

  三、史学研究手段的革新

  史料是研究历史的基础,傅斯年先生甚至提出“史学即史料学”的观点,他强调历史研究要“上穷碧落下黄泉,动手动脚找东西”。史料包括实物史料与文献资料,其中实物史料包括遗址与墓葬,文献资料包括口传资料与文字资料,文字资料相对而言更加丰富,包括传统的经史子集、档案、地方志、甲骨和金石铭文以及外国人的著述等。近现代由于历史研究领域的丰富及考古学的发展,大批新史料不断被发掘,如何存储处理史料成为历史学者面对的新的难题。数字化是史料整理的新方式,代表了未来发展的新方向。将计算机技术与历史学相结合,有着传统史料学不可比拟的优势。

  (一)实物史料的数字化

  实物史料较之文献史料,不仅数量少,而且零散,连续性和系统性都比价差,但实物史料的优势在于比较真实可靠,作为史学认识成果的检验形式和依据,它的发掘和发现,不仅可以补充文献史料的不足,而且有助于纠正文献史料记载中的错误,并增强对历史的真实感。目前能够有效保存实物史料的数字化方法即数字博物馆。

  数字博物馆的发展历程比较短暂。美国国会于1990年开始推动“美国记忆(American Memory)计划”,这标志着数字博物馆建立的兴起。2001年7月16日,故宫数字博物馆网站开通,标志着我国第一个真正意义上的数字博物馆的诞生。2008年7月23日,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中心开通“羌族文化数字博物馆”,标志着我国首个少数民族数字博物馆的开通。2009年5月20日,海南旅游数字博物馆开通,这是我国首家旅游数字博物馆。[2]

  (二)文献史料的数字化

  由于主客观条件的限制,文献史料的记载者既不可能完整无缺的将历史记载下来,也不可能避免个人立场、观点和感情好恶,记载中的不足和错误在所难免,但一般说来,文献史料以内容繁富、完备、

  连续和系统见长,所以成为最重要的史料来源。

  1古籍电子化

  古籍作为重要的史料资源,其录入是史学工作者面临的一大难题,更由于古籍的使用繁体字等特殊性,对古籍的检索手段也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目前计算机的输入方式与古籍输入相匹配的有键盘、扫描等。键盘录入方式使用的最多也最成熟,目前广泛使用的字库是UNICODE,它是对国际标准ISO/ICE 10646编码的一种称谓,它包含了33884个字符 集,提供了高达21亿多个的码位,解决了古籍数字化中的码位短缺问题。但是键盘输入方式对校对者的要求较高,需要其具有一定的古籍整理知识,因此这种方式并不是古籍录入的理想方式。 扫描录入一直是古籍电子化界追求的一种方式,但因其对古籍识别率不高,又没有解决校对问题,故很少采用,北京同文公司制作“文渊阁《四库全书》”电子版是,与清华大学合作完善了OCR技术,并开发出与之配套的校对软件“较得准”、“较得精”、“较得快”,实现图文对照,点击改错,大大降低了对校对者的要求,减轻了劳动强度,错误率大为减少。同文公司的这一尝试意味着利用OCR技术 扫描录入将成为一种重要的古籍录入方式[3]。

  电子古籍相对于传统古籍最大的优势便是对古籍的检索功能。古籍浩如烟海,一本本的翻阅寻找自己想要的史料是十分困难和浪费时间的事情。而很多有价值的史料也会因为检索的不便而被遗漏。因此检索方便是电子古籍最基本的要求。

  目前大多数电子化古籍都实现了任意字、词和字符串的检索(字库中没有而用组字方式构造的字,一般不能检索,故除外),但这只是最基本的;一些较好的则实现了按条件检索,即按检索范围,检索单位及组合规则进行检索。台湾的“汉籍电子文献”系统与袁林的“二十五史”全文检索系统较好,基本上实现了这些功能。[4]

  2方志数字化

  地方志是记载各个时期各个地区的的社会生活、历史变迁、地理沿革、风土人情等情况的书籍,是古籍的一种,但由于其特殊性,故单列出来叙述。

  目前方志界存在的一个比较大的问题即方志的保存与利用。对于这个问题,现在通用的一个解决方法是制作古籍的影印版,通过影印微缩出版,这个方法可以有效的保存的古籍,但是影印版古籍大多价格不菲,不利于古籍的传播和资源的充分利用。因此,在计算机比较普及的今天,我们可以结合数字图书馆的成熟理论,提出一个初步建立专门性的数字图书馆的方案。

  四、新时期对史学工作者的要求

  近年来,历史剧、历史讲座通过广播、电视、网络等途径得到广泛的传播,一些剧集、讲座也确实受到了普通观众的欢迎。但是我们不难发现,做这些工作的大多非专业历史学者,由于专业上的隔膜, 他们在传播历史知识时并不能完全还原历史的真相,甚至有人为了提高收视率和发行量,不惜歪曲历史,误导了观众对历史的认知。

  随着科学技术的进步与发展,计算机网络是目前为止最先进,普及型最广的平台,历史学家应该学会利用这个有利的平台帮助自己进行历史研究。而一般说来,学习人文学科的人似乎对科技都有抗拒的 倾向,但是正是科技正在推动世界的进步。因此,现代的历史学家不仅要培养优秀的研究历史的素质,更要增强自己使用先进工具即计算机的能力。

  参考文献

  [1]焦润民、王建楠:《论网络史学的研究对象及方法》,《辽宁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0年第1期

  [2]杨璇、朱开屿:《中国数字博物馆大事记》,《数字博物馆发展的阶段性专刊》

  [3]张尚英:《古籍电子化问题探析》2002年3月第30卷第2期

  [4]王荟,肖禹:《数字方志建设与思考》

浅析信息技术对历史学的影响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