巧踏会计“布雷区”

时间:2018-03-05 11:11:16 会计毕业论文 我要投稿

巧踏会计“布雷区”

风险的恶梦有上升的趋势。在当今的气候中,公布销售增长数据并迎合投资者收益预期对公司来说压力很大。据SEC统计,易让人产生误导的财务报告,尤其是卷入有关收入游戏中的财务报告正以令人震惊的速度被曝光。不用说,对CEO们来说那是一场恶梦,股东的损失最惨重。因此,与财务报告有关诉讼呈上升的趋势就不足为奇了。为避免灾难的发生,股东们和董事会的成员应时刻警惕以下6个区域的滥用:  布雷区1:收益的衡量与确认  对许多商业部门来说确定何时交易是完全的或服务是充分表现的很简单:当产品被装运或接收,当服务被履行时,收益可以轻而易举地统计出来。但对一些商业部门来说,精确地确定何时赚得收益需要相当地判断力。例如,如果顾客在收到产品的几年后才支付货款,那该如何确定收益呢?一个就是把所有的收益都当成是产品交付所得。但另一个变通的方法就是考虑顾客未来支付其承诺的能力。如果顾客是一个不能存活的公司那该怎么办?  在收益由哪几部分构成这一上也需要一定的判断能力。假设拍卖所得款项为100美元,其中5%作为拍卖人的佣金,在它的财务报表中,拍卖人应把拍卖的全部所得作为收益,并支付给物主95%的货款作为费用呢?或者只把佣金计为收益,而不显示费用呢?大多数会计人员更倾向于后者。但一些已意识到投资商强调销售额增长重要性的网络公司已在利用收益辨认规则中模棱两可的部分有效地推行前者。  SEC已开始发现越来越多的软件公司使用这种策略,并对此抱怨不已。数据开发软件的制造商Mi-cros-trategy2000年3月宣布重新澄清1998至1999会计年度的收益和收入。收益承认准则的改变让其公布的12.6亿美元的利润损失有340万之多。当Micros-trategy宣布重新估值时,它强调预期最终实现的收益不会减少,即便如此,它的股票价值一天之内仍狂跌了62%,损失了120亿市场价值,并持续下跌。在这期间,Microstrategy至少要面对3个股东发起的诉讼和由SEC发起的调查。  很明显,Microstrategy董事会成员无人能提出合适的解决方案。想避免遭受同样命运的股东应把以下这些问题提交到董事会的审计委员会去:  收益是如何定义的?什么才能促使其得到确认?  会计报告期间,能否提供一个对公司所得收益的合理衡量方法。该衡量方法与内外的竞争者所使用的是否一致?并且在财务报表的脚注中有清楚地阐述呢?  如果收益用最新的方法来衡量,对外公布吗?该方法就风险和利益来说是否被证明是正确的?  布雷区2:不确定未来成本条款  公司必须为可能即将上升的成本预先采取措施。即便具体数字不能确定:库存品的废弃、不可汇总的帐目、产品返还以及调整、成本的损失。但因为在其中的自由度很大,它可以成为收入管理的雷区。对即将上升的成本可过高估值产生隐蔽的储备金以使利润在未来某一时期内提高设计出令人误导的收入流,也可估值过低以提高帐面利润。  值得密切关注的损害的第二种普遍形式就是过于夸张地调整成本。典型地收入报表中调整费用从其他的费用中分离出来,目的就是隔离临时项目对净收入的,因而有助于阅表人更好地理解正常地经营性商业活动的盈利能力。但调整费用几年里却一直存在,人们会怎么想呢?  最终,经理们创造性地启用了被称之为“综合收入”的分录,出现在股东损益表中产权部分的“综合收入”的设置,是为了涉及在收入报表中不能显示的各种收益或损失。例子包括由于把子公司以当地通货表示的财务报表转换成以母公司当地通货表示的财务报表而产生的收益或损失,投资债券未实现的收益或损失等。我们需要辨别哪种收益或损失应反映在收入报表中,哪种应收录在综合收入中,但由于并入到清晰可见的每股收益中的唯一收入体现在收入报表中,因此有一股明显地把损失放入综合收入分录的动力。  对此谨慎的经理肯定会考虑这样的会计处理如何影响投资者对公司盈利能力的感知。为探明公司是否涉及该雷区,可问以下问题:  财务报表给当期操作费用和收益的提供的一个合理的衡量方式是否在会计处理的脚注中充分标明?  收益和损失是否包括在综合收入(外币,投资收益和损失)的脚注中,而不是在当期的净收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