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小学》的命运评说当代儿童读经(1)

时间:2018-01-03 教育毕业论文 我要投稿
摘要:《小学》是朱熹所编的一部传统蒙学读本,在过去虽然影响极大,但它的内容不易为儿童所理解,形式又不适合儿童诵读,使得它难以应用于启蒙的课堂。《小学》这种尴尬的命运,对我们今天的读经倡导具有启示意义:学习的内容应该切合儿童生活的实际,学习应该顺应儿童的兴趣和爱好。关键词:《小学》;朱熹;儿童读经Abstract:Primary School is a children's primer compiled by Zhu Xi, which had tremendous influence then but the content was too difficult for children to understand and the literary form was not suitable for children to recite. The dilemma of Primary School at that time tells us that the classical works for children to read nowadays must be practical and comply with children's interests. Key words:Primary School;Zhu Xi;Children's reading classical works《小学》是一部传统的启蒙教材,一般认为朱熹编写。实际上,这部书是朱熹指导他的学生刘子澄编成的。不过,在编辑过程中,朱熹作了非常具体切实的指导。如,他叮咛刘子澄,收录前人的文章,不可太泛太滥;一些晦涩难懂的内容,如《叙古蒙求》之类,有必要进一步简约;而有关古乐府和杜甫的诗,意境很好,可适当多收一些。刘子澄编成之后,朱熹又作了较大的修改。如,刘子澄原编中有《文章》一门,朱熹在最后定稿时,将这部分内容完全删去。《小学》在淳熙十四年(1187)成书之后,对中国传统启蒙教育乃至整个教育和学术都产生了深远的影响。朱熹本人就对这部书偏爱有加,他曾说:“后生初学,且看《小学》之书,那个是做人底样子。” [1](22)当一些“磋过”小学教育的成人向他请教时,他也建议读《小学》,以“补填前日欠缺”,从而“栽种后来根株”。他的学生大都遵其所教,在《小学》上颇为用力,《朱子语类》中有很多他们师生讨论《小学》的记载。历代学者对于《小学》,更是“尊若六经”,推崇有加。元代著名学者许衡,在给自己儿子的信中这样说:“《小学》《四书》,吾敬信如神明。自汝孩提,便令讲习,望于此有得,他书虽不治,无憾也。我生平长处,在信此数书。汝当继我长处,笃信而好之也。” [1](26)明代著名学者章懋,强调要将《小学》熟读玩味,字字句句,都要考究清楚,除了使其道理贯彻于胸中,还要身体而力行。即便已经考中了进士的人向他请教“为学之方”时,他的意见是依然要读《小学》。清代学者张伯行,更是把《小学》和作为《四书》之一的《大学》等同看待:“孔子以前,大学未有书,自孔子作之,而入德之门在是矣。朱子以前,小学未有书,自朱子述之,而做人样子在是矣。” [1]在他看来,读孔子之书,应该以《大学》为统宗;而读朱熹的书,则应该以《小学》为基本。他所辑录的《小学辑说》,辑录宋元明清四朝18家68则有关小学的论述,其中大都是对《小学》的颂赞溢美之词。元明清三代政府也十分推尊此书。明朝初年,“高后尝命女史诵而听之,既而奏曰:‘《小学》书言易晓,事易行,于人道无所不备,真圣人之教法。”建议明太祖朱元璋推广此书。朱元璋如其所言,令亲王、驸马、太学生讲读。“由是内而京师,外而郡邑,莫不家藏人诵,而圣贤之教,复明于天下矣。” [1](26)清朝政府在《十三经》和《四书》之外,对《小学》最为推重。“凡童生入学,复试论题,务用《小学》,著在律令。” [3](13)明确规定童生入学考试要用《小学》。尽管朱熹自己偏爱,历代士人推崇,统治者提倡,但正如明末清初学者陆世仪所说,对于启蒙教育来说,《小学》有几个致命的问题。“今文公所集,多穷理之事,则近于大学;又所集之语,多出《四书五经》,读者以为重复;且类多引古礼,不谐今俗;开卷多难字,不便童子。此《小学》所以多废也。” [1](6)李塨也批评《小学》一书,内容关乎天道性命、亲迎觐朝以至居相告老之事,都不是儿童切近的事情,远离了蒙童生活的实际。这些问题,使得国家的律令“徒为具文”,在启蒙的课堂上,《小学》不免“多废”的命运。龙启瑞在强调国家明文规定童生入学要考试《小学》之后紧接着说:“乃行之既久,或徒为具文,承学之士,束书不观。然则古昔养正作圣之方,与圣天子造就人之意,胥于是而不可见。” [3](13)一方面是著在律令,要求考试用此书,另一方面是把律令视为“具文”,并不具体落实;一方面是对此书敬信如神明,另一方面又是束书不观。在旧时,它主要流行在学者的书斋里,而在启蒙的学堂中影响十分有限;主要为士人所称颂,而不为蒙童所接受。《小学》这样一种尴尬的命运,对我们今天儿童读经的倡导,具有警示意义。因此,笔者认为儿童学习应注意以下几点。一、学习的内容要切合儿童生活的实际教育的内容,只有切合儿童生活的实际,才能引起学生学习的兴趣。兴趣是最好的老师,只有它才能把学生引进教育的过程。也只有贴近生活实际的学习,才能使学生将所学的知识和日常生活相印证,获得良好的学习效果。由于儿童多记性、少悟性的特点,小学阶段的教育,应该主要围绕生活中具体的事情来展开,远绝深奥、抽象的“理”。传统的启蒙教育注意到了这一点,朱熹自己就一再强调,小学阶段“只是教之以事”。 [1](14)如“礼”“乐”“射”“御”“书”“数”之技艺、日常生活中“孝”“弟”“忠”“信”之事。在他看来,小学之所以被称之为小学,主要不在于学生年龄小,更主要在于与这种较少的年龄相适应,教的都是一些浅显、具体而微的事情。而且,小学阶段要绝理,不过问理,只是学事。如果不切实际,不顾蒙童多记性、少悟性的特点,教一些超越于事之上的理,不仅无益,而且有害。所以,朱熹特别强调,“天命,非所以教小儿。” [1](14)即使说义理,也只能说一个大概,没有必要也不应该深入,并且要和日常生活中显而易见的事情结合起来解说。朱熹把小学教育的内容,严格限定在具体的事情上,可他为实施小学教育编写的《小学》一书,并没有限制在“童幼事”的范围之内。《小学》完全是选录现成的文献编成的。全书6卷,凡分内外篇。内篇包括《立教》《明伦》《敬身》和《稽古》,以选录儒家经书为主,“萃十三经之精华”。外篇则有《嘉言》和《善行》,辑录历代贤德之士的嘉言和善行,“采十七史之领要”。明代学者薛瑄在论及《小学》一书的结构时说:“朱子《小学》一书,理与事而已。”内篇的《立教》、《明伦》和《敬身》,说的是道理,《稽古》则举的是具体事例;外篇的《嘉言》说的是道理,《善行》则讲的是具体事情。“然理,精也,本也;事,粗也,末也。本末精粗,一以贯之,其《小学》之书乎?” [1](26)由此可见,“朱子《小学》一书,详于义理。” [4](788) “理”或“义理”在《小学》中占有很大的分量。这种超越儿童生活实际和认识能力,奢谈“天道性命”的“郛廓”之理,正是导致《小学》“多废”的重要原因。陆世仪所指出的《小学》问题,具体地说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一是强调主敬,“多穷理之事”,超出了小学“只是教之以事”的范畴。二是主要内容都辑录自《四书五经》,求全责备,叠床架屋,多有重复。三是其中的内容,都是夏、商、周三代时的礼节,与宋代的风俗相去甚远,违背了朱熹自己以“眼前事”加以说明的原则。这三个问题集中到一点,就是远离儿童生活的实际。清康熙时的学者李塨,也批评《小学》一书“殊郛廓。天道性命,上达也;亲迎觐朝,年及壮强者也,以至居相告老诸抚,皆非童幼事,且何分于大学焉?” [5]他论定这种远离蒙童生活实际的做法,超越儿童认识能力的内容,施之于儿童,“将以误学术也”,会有害于教育事业,不利于蒙童的成长,为此他另编了《小学稽业》。共2页: 1 [2] 下一页 论文出处(作者):
国际教育评价中的科学探究能力测评简介及启示
从《小学》的命运评说当代儿童读经(1)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