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化进程与职业教育发展(1)

时间:2018-01-03 教育毕业论文 我要投稿
城市化水平是一个国家现代化程度的重要标志,我国应从国情实际出发,走出一条有中国特色的城市化道路。通过职业学校教育实现农村劳动力的有序转移,规定青年农民接受职业教育并取得相应职业资格做为城市准入的必要条件,既有利于城市化进程的健康推进,也有利于教育普及程度和全民素质的提高,还有利于职业教育资源的整合和潜力的挖掘。  一、加快城市化进程是我国社会经济发展的重要动向  加快城市化进程是我国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的需要,是我国社会经济发展的重要动向。中共中央在“十五”规划的建议中提出了加快城市化进程的要求,全国人大批准的《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个五年计划纲要》(以下简称《纲要》),在归纳我国社会发展中存在的突出问题时,把“城镇化水平低”与“产业结构不合理”、“地区发展不协调”、“国民经济整体素质不高”、“国际竞争力不强”等并列为第一位的问题。  针对这一问题,《纲要》不但明确指出:“提高城镇化水平,转移农村人口,有利于农民增收致富,可以为经济发展提供广阔的市场和持久的动力,是优化城乡经济结构,促进国民经济良性循环和社会协调发展的重大措施。随着农业生产力水平的提高和工业化进程的加快,我国推进城镇化的条件已渐成熟,要不失时机地实施城镇化战略”,还提出了5年内要转移农村劳动力400O万人的具体指标。有资料预测,我国城市化在2020年将有历史性突破,城镇人口超过54%,首次多于农村人口。这预示着,我国城市化进程不但在今后5年内将有引人瞩目的进展,而且要为以后20年内更大幅度地提高城市化水平奠定基础。  城乡分割体制已成为制约我国社会经济发展的重要桎梏,打破这种分割,建立市场经济体制下的新型城乡关系已成当务之急。把城乡居民严格地区分为非农业户口和农业户口,是由1958年颁布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户口登记条例》明确的。与之配套的一系列有关粮食、副食品、住宅、燃料供给以及教育、医疗、养老、劳动保护、婚姻等配套制度,在市民和农民之间划上了一条难以逾越的鸿沟。在以后的几十年中,拼命读书“跳农门”,几乎成为我国农民子女改变社会身份的唯一途径。如果说这种完备的城乡隔离管理制度,在计划经济时代发挥过积极作用,在市场经济体制下,就成了束缚社会发展的重大阻力。市场经济要求市场主体享受平等待遇,人为的鸿沟不但损害了农民和农村,从长远看也损害了市民和城市,是市场体系不完善的重要表现,损害了经济的发展。改革户籍制度,取消对农村劳动力进入城镇就业的不合理限制,引导农村富裕劳动力在城乡、地区间有序流动,已成为深化改革的重点之一。  城市化是现代化的重要标志,而且与工业化进程密切相关。工业革命前,历经几千年的发展,城市人口仅占全球总人口的3%,城市化速度极其缓慢。而以工业化为特征的产业革命,导致了城市化速度大幅度提高,20世纪初城市人口已达到全球总人口的14%以上,80年代则猛增为42%,20世纪末已有50%的人生活在城市。目前,我国城镇人口仅占全国总人口的33%,不但大大低于发达国家80%的水平,也低于不少发展中国家60%的水平,只相当于世界上“低收入国家”的平均水平,严重制约了我国现代化进程。  1984年颁布的《国务院关于农民进入集镇落户问题的通知》,标志着我国户籍制度改革的正式起步。小城镇如雨后春笋般的出现,大城市也有了类似“投资移民”或“技术移民”以及暂住证等政策的出台,使农民梦寐以求的“进城”愿望不再是幻想。“粮票”的消失、住房的商品化、保险机制的建立……,不断缩小市民与农民间的界线。  户籍制度改革是以渐进的方式,有计划、分步骤稳步推进的。国务院于2001年3月批转公安部《关于推进小城镇户籍管理制度改革的意见》,全国两万多个县级以下小城镇的户口全面开放。宁波市于去年7月宣布,本区农业人口和包括农户在内的外来人口,可通过投资、人才、投靠、婚迁、缴纳社会养老保险、大中专毕业等渠道获城市户口,成为全国第一个较全面开放城市户口的中等城市。同年8月以后,继石家庄成为我国第一个全面开放城市户口的省会后,不少省会城市也陆续放宽了户口管制。福建在2001年末,宣布在全省范围内取消农业户口、统一登记为居民户口;取消进城人口控制指标,以准入条件取代进城人口控制指标,准入条件由所设区市政府按照国务院、省政府的有关政策,结合本地实际设定。湖南、广东等省,也在2002年元月开始改变户籍的“二元制”管理,户籍制度改革已从县、市级升格为省级地方政府,冰冻三尺的坚冰开始被突破。  专家预测,除北京、上海等少数大都市外,其它大、中、小城市的“户籍鸿沟”有可能在3年内逐渐填平,被准入政策所替代。城市化进程速度加快的动向,应引起与社会经济发展密切相关的职业教育的高度重视。  二、入世后的城市经济需要不断补充高素质一线劳动者  加快城市化进程是我国经济与世界接轨的需要。随着中国加人WTO,不但世贸组织对于人民自由迁徙权利有规定,而且各行各业应对全球化的竞争和冲击也迫在眉睫。职业教育怎样应对入世后的挑战,并及时捕捉面临的机遇,是职业教育得以进一步发展的关键。力争在城市化进程中发挥重要作用,把招生重点由城市向农村转移,是职业教育面临的重要机遇之一。  近年来,跨国公司纷纷“抢滩登陆”,至20O1年底,全球最大的500家跨国公司已有300家在中国投资,他们不但看重中国这个潜力极大的市场,更看重源源而来的廉价劳动力对降低生产成本不可替代的作用。恩格斯指出:“城市和乡村的对立的消灭不仅是可能的,它已经成为工业生产本身的直接需要……”城市化过程中必然出现的廉价劳动力大军,是工业化的必备条件。  随着我国农业结构的调整,在现有农村已有大批剩余劳动力的基础上,今后5年每年还将新增50O万~600万剩余劳动力。日本和亚洲四小龙在上个世纪后半叶,曾以廉价劳动力为主要手段,先后用加工贸易等形式开始了经济起飞。有专家认为,在经济全球化的今天,中国大陆将首先以世界大工厂的身份脐身于全球经济,将以丰富的劳动力资源吸引力图提高产品竞争力的投资者。境外在我国大陆的投资中,台湾地区资金占很大比重,仅 2001年一年,投资企业增加 2万家,在大陆常住的台商人数从50万跃升为100万,台湾地区众多工厂由于资金向大陆转移而成“空壳”,生动地说明了这种引力之大。虽然蜂拥而至的境外投资会提供大量就业机会,然而只有体力的进城务工农民,却很难在其中找到自己的位置。任何一个企业要想在竞争激烈的全球化经济中立足,必然对一线劳动者的素质要求越来越高。  下列情况是中国职工教育和职业培训协会对河北、吉林、内蒙古的399家二产类企业的调查结果:表一:2000年末技术工人现有结构(即各类技工占技术工人总数%)与“十五”期间技术工人预期结构的比较   年省高级技师技师高级工中级工初级工
城市化进程与职业教育发展(1)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