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析《诗经》中的鸟意象

  鸟作为名物的一种,是诗人情感抒发的载体,在它们身上,凝集着那个时代的文化精神,以下是小编搜集整理的一篇探究《诗经》中的鸟意象的论文范文,供大家阅读借鉴。

  一、从篇章分布看鸟意象

  《诗经》中的鸟名众多,古今名称有变化。有的鸟古名不同,但今名相同,有的鸟古名相同,但今名不同。笔者对鸟类进行划分的原则是将古名不同今名一致的视为同一类,将古今一致而今名不同的视为不同类。如《商颂·玄鸟》“天命玄鸟,降而生商”中的“玄鸟”与《邶风·燕燕》“燕燕于飞,差池其羽”中的“燕”,名称不同,但今名同为“燕”,故为一类;《魏风·伐檀》“鹊之彊彊,鹑之奔奔”中的“鹑”与《小雅·四月》“匪鹑匪鸢,翰飞戾天”中的“鹑”同名,前者今名为“鹌鹑”,后者为“雕”,故为不同类。对于诗中的泛称“鸟”,笔者视为同类。

  据笔者统计,《诗经》中所提到的鸟类共36种,这些鸟类在《诗经》中共出现70次。就风、雅、颂各篇章来看,鸟意象出现的次数分别为30次、35次及5次,在各篇章的分布比例为43%、50%及7%,这与《诗经》中风、雅诗常使用以名物为依托的比兴手法有关。风诗收集的是各地的土风歌谣,在老百姓中的传唱比例很高。雅诗是宫廷宴享或朝会时的乐歌,主要是贵族文人所创作。由此,我们可推测《诗经》所著的年代,老百姓和贵族文人对鸟类意象都有着较深的情结。这与《唐宋词鉴赏辞典》后附录及《唐诗歌鉴赏辞典》中有关月亮的名句所占比例很高可证古人有着较深的月亮情结一样,似乎有关天空的意象充满着神秘感,可以使人表现幻想、期望、浪漫、美好、失意、讽谏等。

  就风诗中各鸟意象分布情况,鸟意象使用最多的为邶风(6次)、豳风(5次)、郑风(4次),鸟意象近零的是齐风、魏风、陈风、桧风。表面上看来,与书中所收录作品的数量有关,细究风诗原文及风诗地域,诗中鸟意象的呈现有时与诗人的主观依托或地理环境的影响有关。邶地位于今河南汤阴县,在古时属于卫国,而卫地昏君较多,人民负担很重,邶风中的诗作多为讽谏,而鸟作为比兴的依托甚为多见。对于郑诗,《论语》有云“:郑声淫。”

  这不仅指声调,也指内容多为恋爱题材,作为抒情诗歌用名物比兴不为少见。豳地在今陕西旬邑县西南地区,亦即今陕西郴县。据记载,自周人先祖公刘率领周人迁居到这里后,非常重视农业,由此豳地诗歌务农色彩明显。“其民有先王遗风,好稼穑,务本业,故豳诗言农桑衣食之本甚备。”

  而农业发达的豳地亦多有鸟兽花草之名。为什么有的地方几乎无鸟意象呢?笔者认为,有地理环境影响的因素。《诗经·大雅·烝民》述“既明且哲,以保其身”是对仲山甫明智善于保全自我的赞美。史载周宣王为了防御外族的突然入侵,派遣仲山甫到齐地筑城,仲山甫虽知齐地环境艰苦,气候恶劣,并且筑城任务十分艰巨,但是毫不犹豫地动身了。又《汉书·地理志》有“太公以齐地负海舄卤,少五谷而人民寡”的记录。因此齐地环境资源的匮乏,缺乏鸟意象出现的条件。又魏地在今山西芮城东北,土地平,生产少;陈地在今河南淮阳及安徽一带,土地广平,无名山大川。

  就各类鸟意象来看,同谓野鸡的雉、共出现6次,黄鸟5次,同谓大雁的雁、鸿为4次,同为猫头鹰的鸮、鸱鸮、鸱为4次,它们是《诗经》中出现次数最多的鸟类。就象征意义来看,黄鸟在诗中通常是美好善意的象征,大雁通常是主人公奔波劳碌的象征,而猫头鹰则为主人公不幸、邪恶、霸道的象征。这与《诗经》中表现的主流情感相吻合。分析同篇章中的鸟意象,有14篇诗歌出现3次以上同类鸟意象,最高5次。这体现了《诗经》的章法结构崇尚重章叠句、回环往复的特点。

  二、从内容的象征义看鸟意象

  (一)斗志昂扬或厌世忧怨的象征

  《小雅·采芑》是描写方叔南征荆蛮的诗,用“彼飞隼,其飞戾天,亦集爰止”来表现方叔检阅军队的盛况:战车排开整三千,战士持盾勤操练,击鼓咚咚号令传,士兵动作应鼓点。《小雅·六月》这首诗通过叙述周宣王北征的故事,称颂功臣尹吉甫的大家风范及出色的军事才干。其中“织文鸟章,白旆央央。

  元戎十乘,以先启行”,意即凤鸟图案的白色旗帜飘扬,我军战车共十辆,冲锋在前。在旗帜上的凤鸟应象征着吉利、奋发。《小雅·沔水》表现的是作者忧时畏乱恨谗的心情。诗中“彼飞隼,载飞载止”“彼飞隼,载飞载扬”及“彼飞隼,率彼中陵”中“隼”属鹞鹰一类的鸟,作者以“隼”飞的各种状态表现诗人忧虑重重的艰难处境。

  (二)美好或不幸、失败的爱情婚姻的象征

  《郑风·溱洧》《周南·关雎》“关关雎鸠,在河之洲”,据朱熹的《诗集传》记载,“关雎”是一种水鸟,“生有定偶而不相乱。偶常并游而不相狎。“关雎”在此诗中,表现的是主人公对爱慕对象的痴情与专一,虽然从诗中我们可以感受到主人公“辗转反侧”的内心煎熬,但这种痛苦又执着的过程何尝不是内心深藏着的对甜蜜爱情的期待呢?《小雅·鸳鸯》“:鸳鸯于飞,毕之罗之”“鸳鸯在梁,戢其左翼”中的鸳鸯形象象征中国传统式美满婚姻的夫妇双方,他们经受得住大起大落,也能同甘共苦,心有灵犀。在《诗经》中涉及表现对爱情婚姻失望的诗歌也为数不少,尤为典型的是《卫风·氓》。它描写了一个少女被男子追求到相恋、相爱到最后终被抛弃的爱情婚姻悲剧。诗中的“于嗟鸠兮!无食桑葚”的“鸠”指小斑鸠,喻女子,作者透过对贪吃桑葚的小斑鸠的告诫,体现女子对婚姻的失望与觉醒。作者用鹊巢、旨苕象征不该出现的事情出现了,它预示着被人离间而导致的婚姻危机或婚姻的结束。在《曹风·候人》中描述着另一种失落的爱情:强权者抢来官职低微的候人的女儿,而随之又将其抛弃。“维鹈在梁,不濡其翼“”维鹈在梁,不濡其咮”中“鹈”即鹈鹕,是一种专门吃鱼的水鸟。而这里的“鹈”不用沾湿嘴和翅膀就能吃到鱼,象征着爱情的强行霸占者及随意的抛弃者。这样的婚姻当然不可取,必然是不幸的。

  (三)贤或恶的象征

  按魏源、王先谦等学者的说法,《邶风·凯风》应是七子孝母之诗。诗歌一方面歌颂母爱的伟大,另一方又表现了对母亲无以回报的自责之情。这是一首有名的子女表达对母亲孝顺心意的诗歌。诗中出现的“睍睆黄鸟,载好其音”中的“黄鸟”,象征着子孝的美德。又如《周颂·振鹭》“振鹭于飞,于彼西雍。我客戾止,亦有斯容”中的“鹭”是长有白色羽毛的鸟。按清人姚际恒的说法,这首诗歌是周人对宋微子的赞美之词。宋微子外尊周主,内施仁德,颇受百姓爱戴。

  那么“鹭”象征宋微子一类贤人。《秦风·黄鸟》是一首表述对贤人离去的惋惜悲怜之情的诗歌。据《史记·秦本纪》,该诗为秦人所作。诗作的背景是秦穆公离世,有一百多人殉葬,其中有秦国良臣子车奄息等人,诗歌开篇便以黄鸟的悲鸣之声兴起子车被殉之事,“交交黄鸟,止于棘”“交交黄鸟,止于桑”“交交黄鸟,止于楚”,整首诗体现了秦人对子车奄息这样的贤人良臣的无比痛惜及不舍之情。《鄘风·鹑之奔奔》“:鹑之奔奔,鹊之彊彊。人之无良,我以为兄。鹊之彊彊,鹑之奔奔。人之无良,我以为君。”全诗以鹑鹊飞则相随,居则常匹的美好形象反衬一个道德败坏、卑鄙无耻的男性形象。《小雅·鹤鸣》“鹤鸣于九皋,声闻于野”“鹤鸣于九皋,声闻于天”中用“鹤”应指人才、贤人,诗歌意劝统治者人尽其才,唯才是举。

  诗歌中鸟也有恶的象征,如《豳风·鸱鸮》“鸱鸮鸱鸮,既取我子,无毀我室”,运用“鸱鸮“即猫头鹰这一意象表现权贵的强悍、霸道,通过弱者对强者的喊话,表现强权者、横行者之恶。《陈风·墓门》中“墓门有梅,有鸮萃止”中“鸮”指猫头鹰,这里的猫头鹰象征蛮横无理、不听劝阻的人。在《大雅·瞻印》中,作者对周幽王的荒淫无道进行了毫不留情的批评,对其爱宠的卑劣行径给予了严厉的声讨,干预朝政,祸国殃民,无中生有,陷害无辜之人。文中“懿厥哲妇,为枭为鸱。妇有长舌,维厉之阶”中的“鸱、鸮”指猫头鹰,象征恶人。

  (四)奔波劳碌的象征

  《唐风·鸨羽》抒发了农民对繁重的徭役的强烈愤慨和哀怨之情。“肃肃鸨羽,集于苞栩”“肃肃鸨翼,集于苞棘”“肃肃鸨行,集于苞桑”中,鸨跟大雁貌似,传说鸨无后脚趾,站立不稳,故而会通过扇动翅膀来保持平衡,以致不能停下来。作者以鸨象征繁重徭役下不得休息的人们,以鸨栖树的艰难比喻成拥有繁重徭役、在外不能孝亲的役夫。《小雅·鸿雁》中提到,有很多流民被迫到偏远的地方服很重的徭役,连鳏寡之人也包括在内。劳役的人辛苦筑墙,却没有一个安身的地方。“鸿雁于飞,肃肃其羽“”鸿雁于飞,集于中泽”“鸿雁于飞,哀鸣嗷嗷”,此鸿雁代指苦难的流民。又如《小雅·四牡》写的是一个小官吏常年因工作奔波在外,很思念家乡及母亲的一首诗。“翩翩者,载飞载下,集于苞栩”“翩翩者,载飞载止”中的“”也叫鹁鸪,此文以鹁鸪的无拘无束,反衬诗人因公务似乎永远不得脱身苦累。

  综上,鸟作为名物的一种,是诗人情感抒发的载体,在它们身上,凝集着那个时代的文化精神。《诗经》中的鸟类众多,一些鸟名古今有变化,无论是普通老百姓还是贵族文人在《诗经》所著的年代都有较深的鸟意象情结,鸟意象可以表达人们丰富的情感,而美好善意、邪恶不幸、奔波劳碌等情感是《诗经》中的主流情感。各地风诗中鸟意象的表现与当地的自然环境或诗人的主观依托有着密切的关系。

  参考文献

  [1]程俊英.诗经译注[M].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2004.

  [2][春秋]孔丘.论语[M].西安:陕西人民出版社,2006.

  [3][汉]班固.汉书[M].北京:团结出版社,1996.

浅析《诗经》中的鸟意象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