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论是褒扬“十六大”还是包装“生产力价值论”——再与胡义成先

时间:2018-01-03 论文范文 我要投稿

论文关键词:劳动价值论 十六大报告 价值源泉 价值形成 价值分配

论文摘要:我党提出要深入研究和探讨马克思的价值理论,是强调语写新的理论篇章,是强调要用发展着的马克思主义指导当前的改革开放;十六大报告强调羊重劳动、知识、人才和创造,旨在调动一切积极因紊,绝不是对劳动创造价值这一根本观点的否定;社会财富的源泉不等于就是价值的源泉,在价值源泉问题上劳动具有排他性,但在价值形成和价值分配问题上则不然;马克思《资本论》的学术价值以及它对全世界工人阶级解放事业的伟大作用,不容贬低和低毁;地球上所有的财富和一切商品的价值,从古至今只能靠劳动来创造,非劳动主体创造使用价值和非一般人类劳动成为价值源泉的说教,纯属天方夜谭。

众所周知,以马克思主义作为指导思想的中国共产党人,始终坚持劳动价值论。即使近年来提出了要深人研究和探讨马克思的价值理论,那也是指在坚持这个理论的基本原理和基本观点基础上的研究和探讨,这是不言而喻的既定的前提。这就是说,研究不是否定,探讨也不是抛弃,而必须像十六大报告对理论创新内涵所作的界定那样“要坚持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又要谱写新的理论篇章”;“用发展着的马克思主义指导新的实践”。

然而,胡义成先生在他的《价值理论:从革命到建设的根本转轨—论中共十六大对马克思主义价值理论的继承和发挥》(见《胜利油田党校学报》2004(”年第5期,第35一38页,以下简称“胡文”,引文只标注页码)一文中,断然否定劳动价值论,抛出了“生产力价值论”,并且把十六大报告中的某些段落和词句作为这个观点的依据进行牵强附会的论证。笔者认为,“胡文”通过“褒扬”十六大来包装“生产力价值论”的做法,难以让那些至今仍然坚持公正、科学的理论工作者保持沉默。现仅就其若干推论略作剖析。

一、关于“报告中再无‘劳动价值论’字样”到不能把劳动价值论一元论“视作马克思主义价值论‘正宗’的推论

“胡文”一开头就以“褒扬”的口吻,强调十六大报告里面找不到“劳动价值论”的字样,其用意无非是意会读者我们党不再坚持劳动价值论了。紧接着又以种种所谓的理由宣布劳动价值一元论不“正宗”,其用心无非是为自己的“生产力价值论”出场亮相折腾空间,搭建平台。一句话,是在潜心编造取而代之的理由和理论空间。但问题是,全党都知道十六大的主题是“高举邓小平理论伟大旗帜,全面贯彻‘三个代表’重要思想,继往开来,与时俱进,全面建设小康社会,加快推进社会主义现代化,为开创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新局面而奋斗,”这样一个主题的会议报告为何硬要塞进“劳动价值论”的内容或评价呢?退一步讲,报告共分十个部分,塞进哪一部分合适呢?是放在第一部分(“过去五年的工作和十三年的基本经验”)、放在第十部分(“加强和改进党的建设”)、还是放在其它八个部分中的哪一个部分去讲呢?实实在在地说,根本就没有这个必要。党的代表大会通常是总结过去、谋划未来,它既不是价值理论学术会议,也不是《资本论》研讨会议,为何非要将“劳动价值论”的字样塞进报告中呢?这岂不是画蛇添足、多此一举吗?“再无”的言外之意,似乎是以往历届党代会的报告都有“劳动价值论”的字样,惟有十六大“转轨”不见了。显然,这不仅不符合实际,而且也极不严肃,大有自作聪明之嫌。

不争的事实是,十六大报告从头至尾也根本找不到“生产力价值”的痕迹,同样是子虚乌有。而“胡文”却以此作结论说一个(劳动价值论)被否定、另一个(生产力价值论)被肯定,难道这还不够荒唐、滑稽和可笑吗?那么,“胡文”凭什么断定十六大“恢复”、“展开发挥了”生产力价值论呢?原来他是通过把报告第二个大问题的第三个小问题中的三段文字论和第四个大问题的第六个小问题中的一段文字,作了掐头去尾的拼接后,附带主观臆断,移花接木、自作聪明地把“生产力价值论”粘贴到十六大报告之中;同时又把十六大报告附会为“生产力价值论”的诊释之作。其推论的牵强和荒诞着实让人感到惊叹和无奈,下面的分析将会让读者对此有切身体验。

浅论是褒扬“十六大”还是包装“生产力价值论”——再与胡义成先相关推荐